法制晚報訊(記者 王選輝) 2日4時40分許,黑龍江延壽縣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員殺死一名民警後“越獄”。哈爾濱市公安局1.5萬名警力全警參戰,並出動警用直升機。目前三名嫌犯已被公安部列為A級逃犯。
  看守所應該戒備森嚴、關卡重重,嫌犯如何打開監舍、如何打開手銬腳鐐順利逃脫?
 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教授陳春龍上午對《法制晚報》記者分析,在押人員能從層層把關的看守所脫逃,肯定在管理上出現問題,不僅是一個環節出問題,是若干環節都出現了問題。
  “這種情況絕對不能再發生,這其中是否有玩忽職守、徇私枉法的行為,都是值得懷疑的。如調查發現確有此類行為,其負責人肯定要負相關責任。”陳春龍說。
  改革開放前期脫逃現象比較嚴重
  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原副院長、中國科學院法學教授陳春龍介紹,在押人員從看守所出去,需要經過幾道關卡。
  一個監區分為若干個監舍。監舍門需要民警打開,出了監舍門,還有一道門,有民警值守(一般為兩人)。再往外走是監區大門。出了監區大門,就進入工作區,這裡有武警值守。
  《看守所執法細則》規定,夜間無特殊情況,不得打開監舍,一般也不會提訊嫌疑人。“如遇緊急情況必須打開監室門或者進入監室的,必須有兩名以上民警進入,並經帶班所領導批准,通知駐所武警中隊”。
  “改革開放剛開始的前十來年,犯人脫逃的問題較多。”陳春龍說,當時監獄和勞改場所一般處於比較偏僻、比較落後、交通不便的地方。監獄的幹警和工作人員的物質待遇、家人子女就學就業出現了一定問題。國家給勞改場所的經費很有限,讓他們自己創收,依靠犯人辦工廠、辦農莊來補充經費的不足。在這種情況下,在押人員在工作時出現了不少脫逃的情況。
  後來,政府機構改革後,這些場所都有根本上的改變。陳春龍說,從目前來看,我們國家的監獄、勞動改造場所、看守所、拘留所總的安全狀況是不錯的。
  出入監所不只看制服 還需查驗證件
  據媒體介紹,三名在押人員出逃時,身上都穿有警服。犯罪嫌疑人王大民著深藍色警用春秋常服(二級警督警銜,無其他標誌)、犯罪嫌疑人高玉倫著淺藍色長袖警襯(無警銜和其他標誌)和犯罪嫌疑人李海偉著淺藍色短袖警襯(警號025125,無警銜和其他標誌),下身都著深色長褲。
  記者在延壽縣公安局提供的視頻截圖上看到,從4時44分27秒到4時45分20秒,三名在押人員分別從監區的大鐵門出來,向監區外走去。
  陳春龍分析說,黑龍江這三個重刑犯人的警服是如何在戒備森嚴的看守所獲取的,目前媒體還沒披露更多細節,這個問題很關鍵。
  陳春龍指出,按照規定,監所內要有24小時的巡查和監控,還要進行交叉檢查;進出監所大門都有警哨,出入監所不能只看制服,必須查驗證件,此次案件在這個環節上有疑問。
  越獄脫逃肯定是管理上出現問題
  陳春龍教授說,從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看,此次脫逃事故難逃違反監管工作規定的嫌疑。此次案件尚需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和披露,但排查漏洞、加強監所管理是當務之急。
  今年7月廣西玉林18名戒毒人員從戒毒所出逃;2009年湖南德山監獄在押犯脫逃,陝西漢中監獄兩名在押犯脫逃……
  陳春龍認為,從近期出現的這些脫逃案例看,都是看守所在層層環節出現了管理問題。這肯定不是偶爾疏忽,應該是比較長期的原因。除了在很多環節上疏於管理,甚至是有玩忽職守,徇私枉法,都是值得懷疑的。
  “如調查發現確有此類行為,其負責人肯定要負相關責任。”陳春龍說。
  文/記者 王選輝 製圖/肖霄
創作者介紹

Fitness

wpaujgbzmyq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